企業文化
首頁
>企業文化>企業文苑

疫情中的塞北家鄉

來源:安哥拉項目經理部作者:斯琴 時間:2020-03-06 瀏覽次數: ?【字體:

這場疫情把母親和兒子困在牧區,這好像是上蒼的安排,因為非常時期,再沒有比牧區更舒適的地方,牧區人少,空曠遼闊,不存在人口聚集,更不可能與陌生人觸面。

為了愛,出門要戴口罩比出門要穿衣服還要重要,弟也去旗里的超市買口罩,超市老板說:你買口罩干啥?這幾天不讓出門,你回不了城,也不能去其他人家,不用戴口罩。

弟說:村長微信通知讓戴口罩,我每天出去放牛呢。

超市老板果斷地說:不能賣給你,在曠野上放牛又碰不到人,現在,口罩緊張的跟啥似的,留著給更需要的人。

牧民們都和弟一樣,不讓走動,就乖乖地呆在自己家里,和平時一樣,平時半年不上街,家里也不缺啥,這個季節就是放羊,保羔,出去戴的口罩都是保暖的,旗里超市的口罩不是賣出去的,是捐出去的。

特殊的日子里,我們一家人是最安全的,我在西非中鐵二十局安哥拉項目經理部,安哥拉沒有病例,且項目經理部所屬的七個項目年前回國休假的人一個也沒來,家人不用擔心我,我也不擔心家人。而項目團隊的家人分布全國各地,團隊成員牽念祖國,牽念家人,第一時間購置了口罩,準備空運回國捐贈疫區,可受當地制度限制,沒能如愿。

弟家長嘴的東西都需要喂養,家里一刻也不能離人,雞、鴨、鵝、鴕鳥正是產卵期。初春的塞北沒有絲春的氣息,要用春寒料峭形容此刻的塞北會搞出笑話,塞北的春天很短,正兒八經有春天的樣子是在五月份,微風輕拂,楊柳吐綠,草芽兒羞澀地鉆出土壤,草原閃著星星點點的綠光。

此時的草原,還是硬邦邦的,一切處于凝固狀態,雞蛋、鴨蛋凍裂是常事,沒人放在心上,而鴕鳥蛋凍裂怪可惜的,不留神凍裂的鴕鳥蛋只能炒的吃,一只鴕鳥蛋炒大半臉盆,弟一家加母親和兒子五個人三天吃不完。

牛也在生小牛,初生的小牛也要在保育室看管幾天。對于弟來說,生活和往常一樣沒有一點影響,只是少了些喝酒的朋友。

兒子也喜歡牧區,牧區除了有至親的人照顧他,還有狗、牛、鴕鳥等動物陪伴,兒子從小就喜歡動物,在喂這些的時候順便跟它們嘮叨嘮叨,這段時間他過得很開心,一點也沒感覺到寂寞。牧區也沒有前段時間那么緊張,只要村里出了證明是可以上班上學的,到了開學的季節,兒子想念老師,想念同學,想把牧區的快樂分享給老師同學,想回西安理個新潮的發型。西安舉目無親,學校沒開學,他沒有立足之地。兒子決定再忍一忍,直到學校通知上課。

昨天母親發了幾張照片,看來弟家來了客人,我猜一定是來喝酒的牧民,要么怎么會騎馬呢?一匹是紅色的,一匹是栗色的,現在的牧民都有越野車,喝酒就不能開車,倒是能騎摩托車,想喝得稀巴爛醉只能騎馬,馬駝著一個不省人事的醉鬼上了路,路上的行人誰都不理,交警也不聞不問,因為馬會安全地把他送回家。

從圖片看,馬是賽馬,一般的賽馬都是蒙古高原的馬,個頭小,耐力大,食量小,靈巧且爆發力強,奔跑速度持久勻稱。看到那雕花的馬鞍,古老的馬蹬勾起了兒時的記憶,兒時的家鄉,純粹的樂園,藍天白云,雄鷹展翅,鴻雁排成行,清馨的草地,遠處一群馬,近處一片羊,東邊牛耕地,西邊馬拉車,鋤頭除草,羊糞施肥,被沙漠環繞的濕地蘆花飄香,野鴨成群。村里沒見過汽車,沒聽說過霧霾,沒有傳染病,不知道山珍海味是啥,貧瘠干旱是草原最大的自然災害。

收起兒時的畫面,整理漂泊所見的繁華,這么多年,走過大江南北,領略名山大川,見過珍禽異獸,嘗過中西方美味,對比之下,最眷戀的還是家鄉——貧瘠干旱的蒙古高原,那里有潔凈的空氣,有純天然的牛羊肉,有古老的馬種繁衍的小馬,蒙古人守舊,不接受改良品種。

一個圖騰的民族,對馬的鐘愛無人悟徹,盡管家家戶戶有現代交通工具,馬似乎沒有多少用處,可馬是牧民的命根子,沒多少用也得養著。科技求創新,國家求發展,整個地球都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。利益面前,與時俱進,養馬的落后觀念與最具現代化的交通工具相比較,思想明顯的老化滯后,正是因為滯后的思想才保住了蒙古高原純凈的藍天。

疫情期間,家鄉人為武漢捐錢捐物,醫院的醫生護士主動請命支援武漢,一位22歲的護士在請命書上寫道:院長,我去支援武漢,請您一定批準,我不是獨生子女,父母晚年有弟弟照顧,我沒有男朋友,沒人阻攔我,假如我光榮了,父母也會堅強的活下去,因為弟弟還小,需要他們撫養……

集團簡介
聯系我們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香港特马结果查询